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适意无异逍遥游 苏轼书《赤壁赋》赏析

2013-11-12 14:57| 发布者: 兜艺社| 查看: 1388| 评论: 0

适意无异逍遥游 苏轼书《赤壁赋》赏析图为:苏轼书《赤壁赋》 苏轼是中国文化史上难得一见的全才,诗、文、书、画俱为一代宗匠。他的书法以行书和楷书影响最大,为“宋四家”之首。苏轼学书非常用功,他曾说: “ ...
适意无异逍遥游 苏轼书《赤壁赋》赏析

苏轼书《赤壁赋》


图为:苏轼书《赤壁赋》


      苏轼是中国文化史上难得一见的全才,诗、文、书、画俱为一代宗匠。他的书法以行书和楷书影响最大,为“宋四家”之首。苏轼学书非常用功,他曾说:      “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及献之;笔秃千管,磨墨万锭,不作张芝作索靖。”
    东晋王羲之、王献之,西晋索靖,汉代张芝均是历史上的书法大师。苏轼用这样一个夸张的说法,说明了只要刻苦练习书法,必然能够有所成。
    当然,一方面是书写技法的娴熟,另一方面,个人的文化修养、人生阅历亦是促进艺术走向成熟的重要因素:“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神是要靠书者的自身修养来传达,只有读书万卷才能做得到。黄庭坚评苏轼的书法字形温润,无一点俗气,是因为苏轼胸中有书数千卷,书法自然有韵致。
      我们以他书写的《赤壁赋》为主要例子,来欣赏他的书法。

尚意书风,熔铸百家

      在中国书法史上,各个朝代,因为社会环境、文化导向、审美风格、用笔方法等不一样,形成了不同的书法审美指向,产生了不同的书风,大致可以概括为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之明尚态。宋是一个尚意书风盛行的时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在(宋代之金石学》一文中谈到,宋代哲学、科学、史学、美术各有进步,宋人创金石之学,对书画兴味极浓,士大夫有相当素养和鉴赏品位,如欧阳修、沈括、黄庭坚、黄伯思等。在这种时代氛围中,很自然地会进行求新.自出己意。苏轼曾说:“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
    苏轼仕途坎坷,所以他把满腔激情寄托于文学、书画,视书法为笔戏,一种能体现他修养、情趣的雅事,但求适意、寓意而已。书法艺术,宋人用以写意、乐心,逍遥神游于笔墨世界,由此可见一斑。尚意书风,注重取意,旨在让书法自由抒写性灵,追求溢出于书法形体之外的意趣和空灵之美,写出精神自由的人。
    在苏轼这里,道、释思想的影响是形成他书风、书法思想的重要原因。佛道中崇自然、尚放达、主平淡的思想,润物无声,融化在苏轼书法中,开创出唐人端严法度藩篱之外的另一片天空。苏轼书写从心所欲,一点一画,自然率真.纵横斜直,率意挥洒,一派天然神行。放旷中有清逸出尘之气,是灿烂之后的平淡—繁华落尽,灯火阑珊处一派祥和安宁。
    苏轼的尚意,既可以如(黄州寒食帖》般洒脱、放达而意气风发的自由洒落、快意变换,也可以像《赤壁赋》般沉静、平和与冲淡。苏轼书法以晋人为师,晋人把艺术融于生活,书法尚韵,恬淡从容,萧然远逸。学书当如王子敬、王羲之,萧萧然有林下风,奕奕然有风流蕴藉之气。苏轼《赤壁赋》神韵与晋代书风息息相通,萧散、平淡、清净。
    苏轼《赤壁赋)整体书法风格自成一家,但细细品味,又会发现其中不乏前代大家的营养。其书似《兰亭》般秀丽遒劲,意态丰腆,姿媚似徐季海,却又更加放浪,如酒酣兴致,全然一派自然的神态,似乎不计工拙,却又端然不忘规矩。宽博、中正的气象,如颜真卿(唐代著名书家)壮年,洒脱不羁处,恰似杨疯子(五代时期书家,原名杨凝式)书,李琶的雄放挺拔的气度令苏轼的书法作品在清逸之中又添凝重与雄放。苏轼熔铸百家,对所谓“法”认识是非常深刻的,书写到极妙处,一派唐人端严的法度,却同时又是法、意俱忘,不拘形态的大自由,大自在。其后的黄庭坚、米莆,皆能融一占人法度,化为一体,法由己出,与苏轼的影响不无关系。

宽博丰腴,浓墨温润

苏轼早年学习徐季海,结体端严雍容,骨肉丰茂。这一特点非常明显地休现在苏轼的楷书(尤其大楷)当中。粗重的笔画,容易因控笔的力量不够,无法摄墨,造成墨不人纸,漂浮于纸上。《赤壁赋》虽皆以重笔为主,但苏轼笔力老到,重笔刚健,因其笔画丰满而更显圆润.给人以温柔敦厚之感。苏轼中年学习颜真卿,颜书以体态宽博,骨力强劲、气势开张见长,有一股挺拔的、直人云夭的气概。苏轼对其进行了非常文人化的吸取,结体宽博,字的四围紧密,中宫(字的中央部分)疏放。
    笔姿丰润、体态宽博,一定程度上也与苏轼的握笔和用笔的方法有关。苏轼主张:“握笔无定法,但使虚而宽。”只要握笔虚和、宽松、自然,不一定要拘泥于某一种握笔运笔的方式。传统的五指执笔法,五个手指各尽其用:抓、压、勾、格、抵,五指齐力,协调一致。这种执笔法当中,无名指因为挡住了笔杆,力量能够充分释放。但苏东坡运用的是三指执笔法,主要用拇指、食指、中指来进行书写,无名指的力量很难传送到笔上来,而且笔杆也相对较难竖立。体现在《赤壁赋》中,因为书写过程笔的倾斜,笔肚(笔毛中段)着纸的机会较多,在书写竖撇、勾等笔画时,尤显肥厚。侧向的用笔也带来一定程度的笔画左倾,成为作品风格的重要特点。
    这一字形还引出了一个有趣的传说:苏轼和黄庭坚在日常的调侃中,苏轼形容黄庭坚的字如“死蛇挂树”,黄则戏谑苏轼的字为“石压蛤蟆”。当然,这只是由字的整体形象做的模拟〕并不能代表对苏轼的书法水平的评价。黄庭坚评价苏轼说:“余谓东坡书,学问文章之气郁郁芋芋,发于笔墨之间,此所以他人终莫能及尔。”
    在用墨方面,历代书家各有不同,但都非常讲究墨法。墨也成为文人雅玩的重要内容之一。早期制墨一般是用松枝在窑里燃烧,取松烟清而轻者,融人驴皮熬成的胶,加人防蛀的中药材和香料,最后将其捣匀,用模具制成带有一定图案的墨锭。
    宋人多主张浓墨,这以苏轼、黄庭坚为代表。苏轼在《东坡集》里谈道:
  “世人论墨多贵其黑而不取其光,光而不黑固为弃物;若黑而不光,索然无神采,亦复无用。要使其光清不浮,湛湛如小儿目睛乃佳。”
   从《赤壁赋》作品的用墨来看,苏轼用墨浓黑、润泽而又沉实,但并不因其黑、实,而显得有丝毫的呆滞,墨鲜活、高华的本性得以生动地展现。观其墨,可以想见其用笔过程,笔毫如游走于湖面的小舟,自然流畅,带动墨液与纸面融汇无间,如弹出一支节奏鲜明的舞曲。
    苏轼《赤壁赋》的用墨,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整个北宋时期文人对于用墨的观念。北宋用墨是浓墨实用;南宋浓墨活用;元人墨薄于宋,在浓淡之问;至明朝书画大家董其昌时开淡墨一派。宋元用墨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与书法本身的观念有关,宋人更讲究书法的笔法,注重传承晋唐以来的丰富笔法,元人在笔法上有很多简省,又将绘画讲究墨法的特点引人书法,用墨有更多变化。
    其实,行草书可在用墨上浓、燥相间,以润取研.以燥取险,形成丰富的变化,如颜真卿(刘中使帖》、米带(值雨帖》。而楷书则主要以墨干而不燥为主,苏轼《赤壁赋》书体为行楷,所以主要以浓墨润泽为主要特点,墨浓得恰到好处,分寸却把握得很好(太浓则失去笔意,用笔生拖硬拽,书写的感觉丧失,就会如涂抹一般)。观苏东坡的原作,会发现墨如漆,像在纸面上堆积起了一定的厚度。用墨太丰极可能成作品之病,但是,苏东坡确实是超一流资质的大家,能处理好浓墨与笔意清明流畅的微妙关系,使墨显得沉稳而华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资讯列表

二维码

扫描微信二维码
随时获得新鲜资讯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