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刘瑞平:从《前赤壁赋》看苏轼的出世思想

2013-11-12 14:05| 发布者: 兜艺社| 查看: 1957| 评论: 0

从《前赤壁赋》看苏轼的出世思想,《前赤壁赋》流露出了苏轼的出世思想,但苏轼的这种出世思想与庄子的出世思想是有本质不同的。苏轼并不是像庄子那样消极避世、悲观厌世,而是延续了道家思想中较为积极的成分,利用 ...
刘瑞平:从《前赤壁赋》看苏轼的出世思想

苏轼《前赤壁赋》书法作品全图


图为:苏轼《前赤壁赋》书法作品全图


    《前赤壁赋》是苏轼的一篇脍炙人口的散文赋。文中描述了作者与客人泛舟于赤壁之下,观赏水光月色,饮酒诵诗及谈论哲理等生动场面,通过对优美景色的描写和富有理趣的主客问答,展示了作者复杂矛盾的内心世界,作者的出世思想也很自然地通过主客问答表现出来了。一般都认为,作者当时在政治上遇到挫折,积极人世的思想便被消极出世的思想所代替,作者的这种寻求解脱的出世思想是受道家的影响而在其思想上流露出的消极的一面。但倘若我们仔细地探究一下原文,便会发现苏轼的出世思想,并不是简单的消极颓废,与庄子的消极避世是有很大不同的。
    出世思想源于老庄,更以庄子为代表。老子的“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的乌托邦式的政治幻想,是出世思想的最初体现。到了庄子,则更进一步发展了这种出世哲学。从庄子的整个思想体系政治观点来看,他是个代表没落奴隶主阶级的哲学家。在他生活的时代,由于社会的根本变化,没落奴隶主阶级的地位无法维护,因而就造成了他对现实的极端不满。同时,由于战乱和剥削造成的社会动荡不安、人民生活痛苦的现状也使他对现实极端不满。但他又无法反抗这一切,于是不得不走隐居遗世的道路。悲观厌世,否定一切,齐万物,一生死,泯是非得丧,以追求内心的调和、精神的胜利而自我麻醉,便成了庄子出世思想的内涵。
    《前赤壁赋》中,也有很浓厚的出世的味道。作者临江凭吊古人,赤壁英雄,“而今安在哉?”从凭吊历史人物的兴亡,转而感叹人生之短促,“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正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跌人了现实的苦闷之中。曹操、周瑜这些不可一世的英雄人物也被雨打风吹去,更何况我们这些“渺沧海之一粟”似的小人物呢?作者陷人了深深的迷茫与苦闷,一股悲观厌世的情绪跃然纸上。积极人世遭遇到挫折,于是只好从老庄哲学中寻求解脱,“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的观点,与庄子“自其异者观之.肝胆楚越也;自其同者观之,万物皆一也”(《德充符》)的“万物一齐论”如出一辙。既然万物一齐,得失无异,那么是非成败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这似乎也成了苏轼聊以自慰的一种精神寄托。
    从苏轼的生活经历和思想认识来看,作者在当时的环境下流露出这种出世思想是不足为奇的。首先,从他的生活经历来看,苏轼早年(21岁)即中进士,称为天下奇才,仕途早期可谓一帆风顺,但“乌台诗案”成了他政治生涯的转折点。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七月,苏轼以汕谤朝政罪被逮捕至京,关押在御史台的监狱里,这起文字狱,便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出狱后,苏轼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政治上的受打击,受排挤,济世抱负的难于实现,使得月夜泛舟大江、饮酒赋诗的快乐,也赶不走作者现实中的失落。大凡人在失意时,情绪都较低落,聪明如苏轼,也不能例外。于是,一生死、齐万物的老庄哲学反而能令作者找到些许的慰藉。其次,从他的思想认识来看,苏轼生平倾慕贾谊、陆赞,政治上的主导思想属于儒家,但他幼年时曾从眉山道士张易简学习,少年时就非常喜欢庄子的文章,思想上不可避免的打上了道家的烙印,加之被贬黄州后,在黄州呆了四年多,闲暇之时到处游山玩水,和道士、僧侣相往来,出世的思想便越来越强烈,因而在文章中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了。
    但苏轼的出世思想与庄子的“庄之所以为庄”的出世思想是根本不同的。庄子人世受挫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幻想,即精神自由。他把自己置身于想象的境界,借以脱离现实,去寻求精神上的满足。对于世间万物,庄子故意只用一只眼去看待“自其同者观之,万物皆一世”,在庄子眼里,万物一齐,贵贱同列,得失无异,成败相等。庄子便是以这种方法对逆境进行消极的自我适应。苏轼则不然,他所喜爱的庄子虽然对他有影响,但并没有成为他思想的主宰。政治上失意时,道家思想并没有把他引向颓废、幻灭,道家思想中飘逸闲暇的一面,恰恰成就了他自适其适的洒脱态度和不以优患生死置胸中的旷达襟怀。于是作者在文中潇洒地对“客”作答,“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之之所共适”。在这里没有了庄子式的精神自由的幻想,有的只是于山水之中寻求解脱,于江上明月、清风中抒发遗世独立之情的洒脱。“万物一齐”使苏轼看轻了荣辱得失;山水之乐又使他充满了乐观向上的生活情趣。
    可以说,苏轼的这种出世思想,是延续了道家思想中较为积极的成分,苏子的潇洒超然的出世与庄子的消极,幻灭的出世是有根本不同的.苏轼是利用这种“出世”的洒脱,在政治上遭受重大打击时,依然能以“齐宠辱,忘得失”、“超然物外”的态度,保持他热爱生活的精神,同时以旷达的胸怀,鄙夷不屑的态度,对待政敌所加于他的迫害。这也是他与前代许多得罪贬滴的士大夫如韩愈柳宗元等表现不同的地方。

此文发表于《吉林职业师范学院学报》2000年第2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图文列表

资讯列表

最新资讯

二维码

扫描微信二维码
随时获得新鲜资讯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