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苏轼《前赤壁赋》导读

2013-11-12 14:00| 发布者: 兜艺社| 查看: 1247| 评论: 0

苏轼《前赤壁赋》导读图为:苏轼亲笔行书《前赤壁赋》书法 苏轼因被诬作诗讥汕朝政,曾系于御史台狱(即著名的“乌台诗案”),出狱后贬黄州团练副使。在黄州期间,由于政治上的失意、人生道路的坎坷,其内心不免苦闷 ...
苏轼《前赤壁赋》导读

苏轼亲笔行书《前赤壁赋》书法


图为:苏轼亲笔行书《前赤壁赋》书法


    苏轼因被诬作诗讥汕朝政,曾系于御史台狱(即著名的“乌台诗案”),出狱后贬黄州团练副使。在黄州期间,由于政治上的失意、人生道路的坎坷,其内心不免苦闷抑郁。但身处逆境,苏轼又往往以佛老思想来自我宽解,因而其人生态度又常表现为旷达超脱。本篇通过主客问答,以水、月为喻,探讨人生与宇宙哲理,即反映了他在贬滴生活中复杂、矛盾的心情。
    文章第一段从游着笔,写主与客同游于赤壁之下,并以“水”“月”为中心,描绘了月夜秋江的优美图景。开头三句,点明时间、地点及游乐方式,继而转人对赤壁月夜美景的描绘。在作者笔下,赤壁月夜的景色极富魅力。秋风吹拂,凉爽宜人,江面波澜不起,一片宁谧。这种景象自然引起主人“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的兴致。接着又写明月东上,像是徘徊于牛星与斗星间。这里风是动的,月是动的,而且月光洒江,一片银辉,水天相接,浩渺无垠,主客泛舟,随流上下.也形成一种动态感。这是一幅多么幽静旷渺的秋江夜景!面对这样一幅美景,作者很自然地产生一种飘双欲仙之感。其游览时愉快的心情也得以充分地表现。
    第二段即由景人情,写纵酒放歌之乐与客人箫声之悲,表现由乐而悲的情感变化。面对美景,作者逸兴大发,举杯属客之际,因扣舷而歌。“桂掉兮兰桨,击空明兮沂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这是即景而歌之词,但其中的情感则又不难察觉出一种不可言喻的惆怅,这实际上隐含着作者贬滴黄州后的苦闷心情。唯其如此,客吹洞箫,依歌而和,其箫声也好像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这样,游览时快乐氛围也一变而为凄凉悲伤。“余音溺姗,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婆妇”,将音乐悲凉的气氛谊染得更其浓烈。从纵酒放歌之乐,到客人吹箫的凄凉,一场游览之乐而变成满耳悲音,文章也掀起波澜,跌宕生姿,又很自然地过渡到下文的主客问答。
    第三段通过主客问答.由情人理,从情感的抒发转人人生哲理的探讨。“苏子锹然,正襟危坐而问客:‘何为其然也?”’通过作者表情、动作,写出作者情绪变化之速,也反映出音乐之声对作者心灵的震颇。客的回答是全段的主要内容。实际上,文中客的回答,是作者思想中另一方面的表现,作者不过是借客之口来谈自己罢了。客之悲一是追忆历史上的英雄成败,悲历史之无情,叹自己之渺小。当年不可一世的英雄曹操,不就在赤壁为周瑜所困吗?当他“破荆州、下江陵”,沿江东下,“触0千里,族旗蔽空.瓦酒临江,横集赋诗”,是何等的英武,然而历史无情,当年的英雄如今又在哪里?言外之意,在历史长河中,他也不过是过眼烟云而已。英雄尚且如此,何况我等碌碌之辈“渔樵于江诸之上,侣鱼虾而友糜鹿,驾一叶之扁舟,举饱尊以相属”“寄蜂蟒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相形之下是太渺小了,因而俯仰之间,不仅深感可悲。二是悲人生之短促,叹宇宙之无穷。面对长江,见其自古及今,长流不废,感宇宙之永恒,而人生却是转瞬即逝,于是不仅悲从中生。三是悲超脱现实、追求自由不羁之不可能。人生既然短暂,于是便想“挟飞仙以游遨,抱明月以长终”。超尘出世,与日月比寿,但那却是不可能的。“知不可乎聚得”,一个“知”字.表明客是清醒的,因而不免生悲。三悲之间,紧密联系,层层展开,清晰分明.写得具体而又形象。
    第四段是主人听了客这番话后的回答。客的议论无疑是消极、悲观的,因此,引出了主人大段的开导之词。主人的回答是全文的主旨所在。从内容看,客的议论为主人的回答作了铺垫,因此.此段写主人的开导便极为自然。从结构看,写客是抑,写主是扬,而抑客是为了扬主,由抑到扬,文章波澜起伏,显得不平板。主的回答即以眼前的流水与明月为例,说明“变”与“不变”的道理,阐明自己对宇宙人生的看法。指出万事万物都有“变”与“不变”的一面。从“变”的角度看,“天地曾不能以一瞬”,一切都处在变化中;从“不变”的角度看,“则物与我皆无尽”,物与我又都是不变的。正因为如此,又有什么可羡慕的呢?这里的“羡”,扣上文的“羡长江之无穷”,同时也对上文其他问题也有启发。英雄虽然可敬,但却成为过去;现实中你我虽然渺小,却又有万物与我同在。况且,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因此,世间的一切是非荣辱得失又有何可挂怀的呢?而眼前的清风、明月,“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那是实实在在可供你我陶醉其间、共同享受的啊!主的旷达情怀在这一番寓于哲理的议论中得以呈现,悲哀之情绪也因此而转人快乐。末尾写客听了这一番议论茅塞顿开,转悲为喜,精神得到安慰,于是“相与枕籍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寥寥数语,戛然而止,意味无穷。而东方既白,又与开头的“月出”回应,首尾圃合。
    本文在写作技巧上,运用赋家主客对话的传统手法,巧妙地抒写了作者复杂、矛盾的情感世界。作者贬滴后,内心苦闷而又希望从中超脱出来,文中主、客的对话,实际是作者思想中矛盾的两方面。作者以传统赋作抑客伸主之法,通过主客驳请,最终展示了其乐观旷达的人生态度对悲观情绪的胜利,作者复杂的心绪也得以呈现。在艺术表现上,又将写景、抒情、议论结合,兼具诗情画意与哲理之美。写景由眼前清风、明月、江水着笔,意境优美;抒情则紧扣人物心情,有悲有乐,哀乐相生,环环相扣;议论则着笔目前,联想悠远,覃思妙理,一出自然。另外语言上,全篇骄散相间,音韵和谐,笔致洒脱流畅,极具美感,故历来深得人们喜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图文列表

资讯列表

最新资讯

二维码

扫描微信二维码
随时获得新鲜资讯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