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南宋重要山水画家李唐与江参

南宋重要山水画家李唐与江参李唐 李唐,字烯古,河阳山城人。在北宋宣和时期,他曾补入画院,擅长山水,兼工人物,有画中第一之称。靖康之变,他南渡抵杭州。他何时抵杭?书无详记。而有载日:“唐初至杭。无所知者, ...
南宋重要山水画家李唐与江参


李唐

    李唐,字烯古,河阳山城人。在北宋宣和时期,他曾补入画院,擅长山水,兼工人物,有画中第一之称。靖康之变,他南渡抵杭州。他何时抵杭?书无详记。而有载日:“唐初至杭。无所知者,货褚画以自给,日甚困。”(见《续书画题跋记))他的卖画生涯大概有数年之久.其间还制有一首关于卖画的诗。诗曰:“雪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如易作之难。早知不人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可见当时人们欣赏花鸟,不爱山水,故其卖画十分艰难。又不知在哪一年,他进了南宋画院。对他进南宋画院的事,曾有两种记载。一种认为李唐是由太尉邵渊所荐而进人南宋画院(《图绘宝鉴》);又认为是由中使举荐而得见高宋(《续书画题跋记》)。他如何入南宋画院。并不重要。而他到杭州后又进了南宋画院,这对他的艺术生涯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他又有了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此时,他已届范v之年,属八十高龄的人了(《图绘宝鉴》)。
   李唐在沐京时,已经与高宗有过交往。如《画继补遗》载日:“李唐……宋徽宗朝曾补入画院,高宗时在康邸,唐尝获趋事。”所以,当其再次于患难中遇高宗时,自然君臣之间更有一种分外的情意了。
    李唐在南宋画院颇得高宗的宠信,因此,虽已八十高龄.又创作了不少作品。其中著名的有:《晋文公复国图》、《伯夷叔齐采薇图》、《长夏江寺图》、《胡茄十八拍图》、《虎m三笑图》、《秋江图》等。《长夏江寺图》,青绿山水,高宗御题谓“李唐可比唐李思训”;(胡茄1·八拍图》,则是高宗书辞,李唐作画(见《画继补遗》);《秋江图》亦得高宗御题.后人刘静修咏其画日:“秋江吞天云拍水,涛借西风扶不起。断云分雨人江村,回首龙沙几千里……”
    高宗重李唐,频频作题;李唐报君恩,以画励志。他的《晋文公复国图》.就是通过对重耳去国十余年,最后k国并成一代新主的描绘,激励高宗去光复山河。然而,李唐用心良苦,高宗却安干一隅,苦心经营的《晋文公复国图》,终究还是落得个自作多情。
    还在北宋政和时代,李唐已有画状元之称。《绘事微言》载谓:“政和中,徽宗立画院,召诸名工,必摘唐人诗句试之。尝以‘竹锁桥边卖酒家’为题,众皆向酒家上著工夫,惟唐但于桥头竹外挂一酒帘,卜喜其得锁字意。”因此,李唐夺魁,称画状元。他的不少作品皆作于南渡之前,而且数量众多。
    《铁网珊瑚》记有李唐的《春江不老图》。《介州山人续稿》评曰:“李唐《春江不老图),古松据大石,欲攫峡口,崩滩汇为怒涛,凌岸直上,百步未已,于诸画中最为狮子吼。”想见此画气势宏大,笔墨奔放,而今已不存。《南阳名画表》载有李唐的《山阴图》、《王子欲雪夜访戴图》、《寒江渔访图》、《雪坞幽居图》.画皆有高宗作跋或作题。此外,又有《风雨归牛图》、《秋江潮汐图》、《雪天运粮图》、《关iU行旅图》等,见之于各著录。
    流传至今的李唐主要作品有:《长夏江寺图)(藏故宫博物院)、《伯夷叔齐采薇图》(藏故宫博物院)、《万壑松风图)(藏台湾故官博物院)、《江山小景》(传为李唐作)、《漆梁秋水图)(藏天津博物馆)(传为李唐作)等。
    《伯夷叔齐采薇图》.绢本.高27厘米、宽90厘米。淡设色。石壁上一款:“河阳李唐画伯夷、叔齐。”画为周克商后,殷遗民伯夷、叔齐为不食两朝之粟,逃至首阳山,以采薇充饥,最终饿死在首阳山的故事。此画寓意明显。北宋沦亡,臣民正遇到留金还是南渡的选择。此图就是为唤起民众,效法伯夷、叔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牺牲精神,同时,也为表明自己对北宋的梢忠不二。
    《伯夷叔齐采薇图》,所作人物带有消瘦优愤之色,极好地体现了独特环境中的形象特点。石法用笔阔大,开大斧劈妓之法门;作树用笔粗犷、圆浑,勾画劲挺,全然是大家风度。老笔高怀,是南宋绘画中的拔萃之作。
    《万壑松风图)(图二十五),绢本,高188.7厘米.宽139.8厘米。远峰左边一款:“皇宋宣和甲辰春,河阳李唐笔。”即作于公元1124年,也是他的晚年之作。画为群峰峡谷,繁松覆溪.上有飞流直下,下则回流激荡。墨色浓重,石法用笔较《伯夷叔齐采薇图》略瘦,而披笔紧密,峰边石脚宛若扣之有声,又有另一番景象。此画态势雄伟,气象森郁,前虽有范宽《溪山行旅图》之雄健,但无《万壑松风图》的山石之俊美,是北派山水中的又一丰碑式的作品。
    《江山小景》,绢本,高49.7厘米,宽186.7厘米。设色山水。画为江上景色,群峰阵列,山寺隐然.丛林相映,波光粼粼,有数帆出没其In],气势阔大。画法似《万壑松风图》,石法“方硬坚重”,作树用笔劲挺,但无《万壑松风图》的雄浑。最可称道的是大片网纹水的描绘,笔致紧绵,而纹丝不乱,又显出作者坚实的功底。
    《漆梁秋水图》.绢本,淡设色,传为李唐所作。画为江边一隅,丛林覆江,石脚横枕,一游者闲坐于坡石之卜。画的笔墨略嫌细琐,疑非李唐本色。又如《清溪渔隐图》、《李唐山水轴》等,似乎更有后人仿制的可能。
    《长夏江寺图》.织本,高44厘米,宽249厘米,重青绿设色。布局似《江山小景图》,画已破损不堪。幅上宋高宗题“长夏江寺”;后又题“李唐可比李思训”。此画原有朱择尊跋,日:“康熙乙丑二月.纳兰侍卫容若购得李唐著色山水卷,邀余题签。唐字稀古,河阳人,宣和中曾直画院,南渡后人临安,年已八十,授待沼。观其画法.古雅深厚,宜为思陵所尝。题曰‘李唐可比李思训’。按宋人著色山水多似思训为宗,盖春山薄而秋山疏,惟夏山利用丹墨,比之思训可谓知言也已”。(《曝书亭集》)。乾隆诗题二首,隔水及幅后有王铎与曹文值款、跋。安岐《墨缘汇观·名画续录》记谓:“李唐《长夏江寺图卷》,绢本,太觉破损,着色山水,后首高宗题,李唐可比李思训,字大如钱。”
    南宋山水画,称“刘、李、马、夏”为四大家,李唐被认为是四家之一;又对历代山水画的变革而言,继李、范之变后,称“刘、李、马、夏又一变”(王世贞《艺苑危言》)。二说很笼统.而且有所不确。刘、李、马、夏四家不宜作等量观,李唐的成就,远逾刘松年,更是马远、夏硅所难以企及。就他们现存的作品论,李唐的《万壑松风图》、《江山小景》、《伯夷叔齐采薇图》等,不论是刘松年具代表性的《四景山水》,马远的《踏歌图》或夏硅的《溪山清远图),都无一能与李唐之作一较高低。所以,南宋山水画家,可称大家者,只有李唐。李唐既创作了诸如《万壑松风图》这类丰碑式的作品,同时推进并创造了新的皱法。他小斧劈披,是对范宽雨点妓作随类相应的演变;而他的大斧劈皱,则是全新的独创。中国山水画程式中的著名的大小斧劈效,皆出于李唐之手,故他不仅以他的作品可傲视南宋诸家,而且是他的创造性的皱法,为中国山水画的发展提供了新的表现形式。
    被称为山水画的“马、夏之变”,其实是对李成、李唐的画法之变。马、夏以李唐的大斧劈妓,扩大用笔面并增加水分,即成为马、夏的“水墨苍劲法”;又对李店的小斧劈使之线条化,成为马、夏的另一种皱法.二者更多的是源于李唐。所以,南宋的山水之变,说到底是’‘李唐之变”。但马、夏对李唐画法的“发挥”,显得扁薄而锋芒毕露,效法李唐,归于失败。
    元、明两代的论者与画家,对李唐极为推崇。元饶自然评谓:“李唐山水……与众不同,南渡以来,推为独步,自成家数。”((南宋画院录》引饶白然《山水家法》);唐寅画学李唐,因此对李唐更为推崇。《宝绘录》载唐寅题李啼占《村庄图》曰:“余早岁即寄兴绘事,自蓟门归,尤为究心,而素所向往取法者,惟烯古一人。烯占为南宋画院中名人.至晚年笔力益壮,布置更佳,虽松年、马远、夏硅称为齐名,而亦少逊者……正德己已冬十月望后一日,苏台唐寅识。”(《南宋画院录补遗》引《宝绘录))以上论者系画坛巨晕或画学名家,所论当不负后人,因此,亦见李唐在南宋山水画中的独尊地位。
    自南宋以后,北派山水颓然不振。明代虽有江夏派和浙派为其张目,但所率多为马、夏画风,故北派的正传未能舒张,而李唐亦被斯风所湮。明代有戴进、唐寅笃学李唐,各有建树,并成一代大家。可见,北派不兴,原因在于对李唐这样的山水画家未作正视,不然,北派山水也不至沉寂如此。


江参


    江参,字贯道,浙江衙州人。他形貌清斑,善作山水,嗜香茶,并以营茶为生。江参原居衙州,由叶少蕴所荐结交了湖州的宇文季蒙.因此留居湖州。在湖州他作有不少反映当地景物的山水作品。后因高宗下召,他来到杭州.不幸在召见前一日,卒于馆舍。他是一位颇为不幸的画家,如当时得见高宗,其艺术生涯定会更有声色。此外有关他的记载很少,而他所留下的《千里江山图》,则是声动后世,使史家有著必录。
    关于江参的作品,依《画继》所载,他曾于宇文季蒙家作有“泉石”五幅,又“一图”;《图绘宝鉴》载他曾作有《崇兰园图》及不少描写湖州一带的山水作品;明·都穆《寓意编》载有他的《百牛图);清·刘休仁《识小录》载有他的《长江万里图》。当然,其一生所作决不止于此数,而这些画亦今已不存。所以,若要具体谈论他的作品,也惟有其今尚存世的《千里江山图》。
    《识小录》所载的《长江万里图》,可能就是现存的《千里江山图》。此画原藏苏州刺史张尔唯家。清·顺治十一年(1654),张为出任苏州太守与众友人饯别时,因席上出示此画,于是产生了一段艺林佳话。《识小录》载曰:“江贯道《长江万里图》,张尔唯学曾所藏。顺治甲午赴苏州太守任,孙北海、龚孝升、曹秋岳三先生,偕王元照、王文孙于都门宴别,各出所藏名迹相较。诸公欲裂而分之,尔唯大有窘色。北海集古句戏之曰:1剪取吴淞半江水,恼乱苏州刺史肠。’一座绝倒。”
    (千里江山图)(藏台湾故官博物院),绢本,水墨画,高46.3厘米.宽546.5厘米。画幅后部有元·柯九思题:“江参,字贯道,《千里江山图》真迹。”上又有乾隆、梁诗正、汪由敦、董邦达等人诗题。《墨缘汇观·续录》记日:“江参《千里江山图》,绢本,长卷,水墨山水。本图有柯九思鉴定,后有宋人题识,及策文敏数跋,卷为思翁所藏者。”画为千山万壑,连绵无穷。村落错布,湖天杳然,小桥流水,山径田畦,景物悉备。南宋山水以北派为宗,此画则是罕见的南派之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