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兜艺社 首页 围棋学习网 围棋人物 吴清源 查看内容

吴清源自传:结婚和信仰(附书法作品)

吴清源自传:结婚和信仰(附书法作品) 吴清源先生书法作品:一道同风棋下得越来越好,接着结婚的问题就出来了。那时因为中日战争,许多在日本的中国人都纷纷回国去了,我的母亲和妹妹们的回国也只是个时间问题。但 ...


吴清源自传:结婚和信仰(附书法作品)

吴清源先生书法作品:一道同风


吴清源先生书法作品:一道同风


棋下得越来越好,接着结婚的问题就出来了。那时因为中日战争,许多在日本的中国人都纷纷回国去了,我的母亲和妹妹们的回国也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我一个人生活难免有所不便,所以就拜托喜多文子老师为我介绍结婚对象。 濑越老师也给我介绍了许多的结婚对象。但因为我是中国的一个宗教团体“红会”的信徒,所以就我自己来说,是想找一个能够理解红会的结婚对象。
 
结婚
 
和木谷实七段“镰仓十番棋”的第六局是在镰仓的元觉寺下的。木谷先生剃了一个光头出现在大家面前,表现了一种拼搏到底的决心。第六盘还是我赢了,所以第一阶段的6盘棋我取得了5胜1负的成绩,将木谷先生打降了格。
“升降”的规则就是领先4盘之后,从下一局开始,对手的资格要下降一等,被打降格。对棋手来说,这是十分屈辱的一件事。从1939年9月开始,一直到1941年的6月才结束的
“升降十番棋”,历时3个年头,最后的结果是我6胜4败,以胜利告终。
棋下得越来越好,接着结婚的问题就出来了。那时因为中日战争,许多在日本的中国人都纷纷回国去了,我的母亲和妹妹们的回国也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我一个人生活难免有所不便,所以就拜托喜多文子老师为我介绍结婚对象。
濑越老师也给我介绍了许多的结婚对象。但因为我是中国的一个宗教团体“红会”的信徒,所以就我自己来说,是想找一个能够理解红会的结婚对象。
那时,我经常参加在日本的“红会”的后援活动。后来,那个后援会也解散了,就把“红会”的本尊“至圣先天老祖”搬到了新兴宗教“篁道大教”本部旁边的屋里供奉了起来。
篁道大教的教主名叫峰村教平,他和喜多老师也认识。所以,峰村先生就把他的一个远亲作为结婚对象介绍给我。
她是住在东京中野的中原健一先生的长女,名叫和子。那时和子正在读东京女子高等师范(现在的御茶水女子大学)。当时学校的规定中有一条是“女学生必须是未婚”,所以和子就中途退学和我结了婚。
结婚仪式是1942年2月在明治纪念馆里举行的。当时日本的粮食也很成问题,但因为峰村先生的亲戚是礼堂的神主,所以结婚宴席还算像样。介绍人是喜多老师夫妇和萱野长知先生夫妇。萱野先生以曾经支援过孙中山的革命活动而广为人知。结婚时我28岁,和子是20岁。
 
玺宇
 
当时,我不仅仅执著于围棋,我对信仰的追求也充满热情——可以说信仰方面对我更为重要。
话往前说,那还是1935年的时候,日本有一个名叫“大本教”的新兴宗教被镇压了。有一部分信徒就想组成“红会”的日本支部,为此,他们来寻求我的帮助。那时,我正住在信州的富士见高原疗养所里。
当时的日本政府,鼓励将日本的神道发扬到中国去,而对中国的宗教要发展到日本来,则是不允许的。所以,只能以后援会的形式在日本国内进行活动。我记得一名陆军将军松井石根对我说:“红会不错,但日本已经有了神道了,所以不能允许它进来。不过,可以采用后援的形式。”
因为我懂中文,所以我帮助他们把红会教义的小册子翻译成了日语。但是,没过多久,后援会也解散了。小田秀人先生原来是大本教的信徒,后来他去新兴宗教“篁道大教”工作了。教主峰村教平先生就是把妻子介绍给我的人。
峰村先生提倡的是“教业一致”,就是“教诲”和“事业”并存,由此来发展宗教。为此,除了宗教活动,他还经营铁矿石的挖掘等事业。作为宗教,他们在供奉“天照大神”本尊的同时,还让教主灵感丰富的义弟作为神的化身发出神的指示。
后援会解散后,因为把“红会”的本尊“至圣先天老祖”供奉在了峰村先生的地方,所以我也经常去峰村先生那儿。中国的“红会”的活动搞得非常好,所以峰村先生是想利用红会的人际关系吧。
1942年的时候,有一个名叫“长冈良子”的人经常出入篁道大教。因为她住在莆田(东京都大田区),所以大家都叫她“莆田夫人”。
长冈也是一位灵感很强的人,自己也拥有很多的信徒。后来她自称为“玺光尊”,宗教名称也改为“玺宇”了。我从战争中到战争后的4年里,一直是跟玺光尊在一起共同行动。
 
母亲、妹妹的回国
 
母亲舒文和妹妹们决定回国了。那时是1941年。
在此之前,我们一直住在西荻洼(东京都杉并区)濑越老师家边上的房子,但自从侵华战争爆发以来,中国人的处境越来越难,在日本渐渐待不下去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有三个妹妹,分别是清仪、清瑛、寄子。最小的妹妹寄子因为正在实践女校读书,所以就留了下来。母亲她们是那一年的8月回国的。因为我和和子已经订了婚约,所以和妹妹寄子两人就搬出了西荻洼的家,住到了妻子中野的娘家。
 
寄子、二哥吴炎、妹妹清瑛
 
对我来说,没有比和母亲的分别更令人不安的事情了。在这之前,哥哥和母亲一直在劝说我回国,但我还是准备一直留在日本。1928年来日本以后,我一直是以要为“促进中日友好”作贡献的心情待在日本的。
他们也劝说我进日本的学校读书,但这样就不能专心下棋了,所以我也就没有考虑。母亲一直比较尊重我的意见。母亲她们回国后将和南京的大哥住在一起。
1941年,东条英机内阁成立,12月爆发了偷袭珍珠港事件,成为引发太平洋战争的导火线。之前两年,日本和德国、意大利签订了三国军事联盟条约,同时,日本国内也成立了大政翼赞会——可以说是彻底走上了军国主义的道路。
第二年,1942年,我去中国访问了两个月左右。新兴宗教“玺宇”的教主峰村教平先生交给我一个任务——“寻求和中国红会的交流”。峰村先生是想把中国红会的重要人物叫到日本来。由于正好是处于中日打仗的时候,日本人在中国是得不到信任的。为了让中国人能够相信,我就成为了一个工具。
我去拜访了日本在北京的驻外机关“兴亚院”以及红会的道院,但因为战局进一步升级,所以最后没有完成任务就回国了。尽管是宗教,但当时的确不是中日交流的时代。
 
雁金准一
 
1941年,《读卖新闻》社选择了雁金准一八段作为“升降十番棋”的下一个对手。
雁金先生是当时棋界最年长的棋手,他的人品很好。明治末期本因坊秀荣名人去世后,本因坊家族关于继承人问题发生了争斗。雁金先生就是那时和田村保寿(后来的本因坊秀哉名人)争夺继承位的人。之后,他创立了“棋正社”,和日本棋院对抗。1926年,他和竞争对手秀哉名人进行比赛,结果输掉了。
当时,《读卖新闻》社似乎有让雁金先生复活的想法。他们还准备以这次“升降十番棋”的胜者为中心,制定出今后的围棋计划。
雁金先生是八段,但日本棋院里由于秀哉名人的去世,已经没有其他的八段棋手了。当时有规定,和高一段的棋手是无法平等分先下的,就连七段的濑越宪作老师也无法与雁金先生有平等下棋的资格。
 
太平洋战争
 
我是和木谷实先生一起升为八段的,时在1942年。虽然当时也有中部《日本新闻》社(现在的《中日新闻》)等三家新闻社联合主办了我和木谷实的三番棋,但由于已经完全进入战争的环境,不仅正式的比赛越来越少,还要去釜石(岩手县)的钢铁厂进行慰问,或是去和伤病员下棋。
同一年,还和濑越老师、师兄桥本宇太郎一起访问了中国。那是当时担任“大东亚
大臣”的青木一男先生邀请濑越老师去中国南京的。青木先生十分喜欢下围棋,桥本先生以前一直和他下指导棋。
桥本先生在南京市内看见我的人头像和悬赏金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模拟像上写着“吴清源文化汉奸(卖国奴)”。
我和最小的妹妹一起住在妻子东京中野的娘家。但是1944年的时候,因为已经不能正常学习了,所以托关系弄了一张军人的飞机票,把小妹妹送回上海我的大妹妹那里。
太平洋战争的时候,粮食很困难,连米的配额都不足,所以我得了慢性营养失调症。我记得当时的衣料也实行了布票供应制,袜子每年只有6双的配额。但是,能乐世家的喜多文子老师家里,一年6双布袜子是怎么也不够的,所以我还匀了些我们的布票给他们。
被征兵的棋手已经有了好几个,终于我也收到了征用令,是去军用物资工厂工作的征用令。但是,我在接受身体检查的时候,因为以前肺的毛病,他们对我说:“先把身体养好了再来。”当天我就回家了。木谷实先生的健康没有问题,所以也收到了征用令,但据说不久也让他回家了。
 
东京大空袭
 
空袭是令人无法忘记的恐怖体验。
1945年3月10日发生了东京大空袭,下街一带都烧毁了。4月13日又有一次大空袭。那时,我和夫人正住在离四谷很近的玺宇教的总部里。
峰村教平教主年纪大了而且身体也不好,在空袭的时候,他坐立不安,不断来回地
走动。这一点,被称为“莆田夫人”的长冈良子倒是十分镇定。防空洞已经失去了保护的作用,附近的火势越来越大,把峰村先生抬到自行车后面放货物的拖车上,我们大家一起逃命去了。来到新宿御苑时,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警察对大家说:“没有得到宫内省的允许,不能开门。”不让大家进去,最后我们只好逃到了明治神宫的外苑。
那一天的空袭中,我家虽然奇迹般地没有被烧毁,但在5月25日的空袭中,到底还是被烧掉了。5月的空袭,真像是红色的暴风雪。变成鲜红色的木窗到处乱飞。风也十分大,甚至把毁坏的房顶吹上了天。
我戴着防空头巾,灌了一瓶一升的水逃了出去。因为空中不断有火星飞溅过来,所以我一边逃一边把水洒向周围的人们。烟雾很浓,几乎睁不开眼睛。因为市谷附近在3月的空袭中已经被烧毁,所以我们就向那里逃去。被烧毁的地方不会再起火,于是也就成了救命的避难场所。
到了第二天,周围一片被烧毁的废墟。地上都是一根根像棒子一样的东西立在那里。那是什么呢,定睛一看,原来是自来水管。东京的街面全被烧光了,我记得那天从市谷附近都能看见东京湾的大海了。我还记得当时虽然已经是5月的天气,但依旧很寒冷料峭。
几个月前,我把我得到的纪念品等一些贵重的东西,寄到地方上的朋友家里存放。但当时是军用物资优先运送,所以民间的货物都打成包堆放在上野车站——3月的空袭将这些纪念品全部烧成了灰烬。
所以,钻出废墟的我,除了身上穿的,什么都没有了——一夜之间一无所有。
 
原子弹爆炸下的对局
 
日本棋院会馆在1945年5月的空袭中被烧掉了。那时,正好要开始第三届本因坊战决赛——岩本薰七段向桥本宇太郎本因坊挑战。
时局虽然已不适合下棋了,但濑越老师说:“本因坊战无论如何也不能停。”在濑越老师的努力下,比赛在老师的出生地广岛进行——老师当时正好也疏散到广岛——广岛不仅有防空洞,而且也有粮食。
战后,我从桥本宇太郎先生那里听说了当时的情景。本因坊的第一局是7月下旬在日本棋院的广岛支部长的家里下的。但8月4日的第二局搬到了近郊的五日市去下了,因为接到警察署的命令说:“在广岛市内比赛太危险了,不许可。”第二局比赛的第三天,就是8月6日。
据说当时先闪了一道强光,不一会儿,伴随着一声巨响,刮起了十分猛烈的暴风。虽然距离广岛市中心有10公里的距离,但拉门拉窗到处横飞,玻璃碎片四下乱溅——原子弹爆炸了。
 
局谱和岩本薰氏的浮雕
 
濑越老师和桥本先生都安然无事。但是,那天下午,濑越老师读中学的儿子被烧成重伤——他竟然一个人坚持着走回家来。他是在广岛市中心开勤劳动员会的时候被炸伤的。他被烧得连濑越夫人都分辨不出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了。听说,这个遍体鳞伤的孩子10天后就死掉了。在孩子之中,他是长得最像濑越老师的一个。
在东京的我已经是一无所有了,妻子在中野的娘家也被烧毁了,我和妻子就跟着玺
宇教的人们一起生活。被称为“莆田夫人”的长冈良子就是在那个时候,宣布自己是玺宇教的教祖的。她自称为神,并改名叫“玺光尊”。
我们住在大田区的信徒的家里,一共十四五个人一起生活。家很小,每天祈祷过日。当然,没有棋盘,更不用提什么研究棋了。
宣布战败的那一天,我受玺光尊的差使外出了,没有听见天皇陛下的“玉音放送”。虽说战争停止了,但我也没有什么精力去“特别感慨”一番。只是,今后不用再提心吊胆地去听空袭警报的声音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为这一点感到高兴。
 
玺光尊
 
跟随玺宇教的教祖玺光尊一起行动的,大约有十几人左右,多的时候达到30人左右。
因为自称是受了“天照大神”的神示,玺光尊在战时因为不敬罪还被警察拘留审问过。玺光尊提倡复古主义的日本思想,那是一种将自己的灵魂附体到信徒身上讲究心灵感应的新兴宗教。
但是,由于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过玺光尊的灵魂附体在自己的身上,所以玺光尊并不重视我。如果说我还有些作用的话,那就是通过我去交涉可以确保我们一行人的住处,以及吸收新的信徒。
她肯定是在利用我的人际关系以及知名度。即使在玺宇教里,我和妻子也是分属两个团体,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为了防止我出逃,每次外出都有人监视我。
有一天,玺光尊交给我一个任务,要我去劝说一个在山中湖别墅避难的人来加入玺宇教。那个人是玺宇教的原教祖峰村教平的朋友,曾在战前捐赠过20万日元的巨款。所以,玺光尊想让那个人成为她的信徒。
我去了他的别墅,但是对方拒绝和我一起回玺宇教。因为玺光尊给我下了命令:“必须把那人带来。”所以,那天晚上我很烦恼,甚至想到了自杀——跳入河里死了算了。在我这一生中,想到自杀的也就那时惟一的一次。我正准备在别墅的一个房间里写遗书的时候,那人进来对我说:“一起去玺光尊那里。”也许他是从我的神态上觉察出我要自杀了吧。不过,最后他还是没加入玺宇教。
妻子也和一个事件有关联。她接受了玺光尊的命令,去联合国总司令官麦克阿瑟那里递交“神的指示”。那是1946年5月的事情。妻子和其他信徒一起等候在美国大使馆的门前,当看见麦克阿瑟的车来了,就立即冲过去,拦在车的前面,嘴里叫着:“please! present!”并将“神的指示”交给了坐在车里的司令官。玺光尊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理解玺宇教而下达那样的命令的吧。
从战争的硝烟中走出来之后,我几乎没有碰过棋。我一直和玺光尊共同行动,埋头生活在信仰的世界里。
那时,有提议说让我和师兄桥本宇太郎八段下“升降十番棋”。那是1946年。主办方的《读卖新闻》社方面和玺光尊进行了交涉,玺光尊同意了我的比赛。我想玺光尊也认为这对玺宇教的宣传有好处吧。
第一局是在8月下旬下的。那局棋是战后我下的第一盘棋,相隔差不多有两年时间了。第一局桥本先生下得很出色,我输了。
因此,第二局比赛前,玺光尊对我说:“给你些力量。”那天晚上玺光尊让我睡在她的边上。不管怎么说对方毕竟是神,一个晚上,我连翻身都不敢——那样的状态又怎么可能下出高质量的棋。
所以,第二局100手之前,我的形势差不多就崩溃了。但不知为什么,桥本先生一直没有下手将我置于死地。我渡过了好几次的难关,即使在最后,桥本先生还错过了一次机会,结果我赢了1目。
裁判长是濑越老师,看了棋局的进程之后,他对《读卖新闻》社的观战记者说:“下这样的棋应该开除,应该开除。”似乎桥本先生在对局时无法集中精力是他输棋的原因。后来大家都在传说:“桥本在对局时,耳朵里总是听见敲鼓的声音,无法集中精力想棋。”虽然那种说法很怪异,但那段时间里,玺光尊一直在祈祷我能赢下来倒是事实。
第三局之后,我的状态也恢复了。战后第一次的“升降十番棋”,到第八局的时候我取得了6胜2败的成绩,桥本先生降了格,我取得了胜利。1950年桥本先生获得本因坊的时候,我们又下了第二次的“升降十番棋”,结果我再次获胜。桥本先生是我的前辈,他有“天才宇太郎”、“火之玉宇太郎”等称呼。桥本先生出生于关西,1950年他创立了“关西棋院”。之后,关西棋院和日本棋院一直是对立的关系,前后的经过究竟是怎样的,我也不清楚。
金泽事件之后,我们一行又去了山中湖(山梨)的一个别墅。但在那里只待了半年,就又去了八户(青森)的信徒那里。那是1948年。
在那里又出事情了。那名信徒是酿酒的资本家,尽管他已经送了一栋房子给我们住,但玺光尊还是不满足,命令他必须在一起修行。所以,资本家只能住进了玺宇的楼里。不知所措的是他的亲属。为了把他抢回来,他的亲属雇了当地的许多壮汉,那些人就蜂拥到我们住的地方。
出现了大混战。一楼的信徒因为没有进行抵抗,所以只是单方面地挨打,大部分都受了伤。二楼的玺光尊面对如此乱成一团的场面,依然坐在神前一心一意地继续祈祷。其实,我在这次事件之前,正好也被驱逐在外面,这一连串的事情也是后来听说的。
那时有人正和我在商量进行下一次“升降十番棋”,对手是当时的本因坊岩本薰八段。主办方的《读卖新闻》社为我在箱根的仙石原买了一栋别墅。玺光尊一行在八户也待不下去了,所以他们决定要到我在箱根的别墅来住。
但是,那时我和妻子都已经决定要离开玺光尊了——彻底告别玺光尊。如今想起来,那4年就算是一种修行吧。
日置昌一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他介绍我认识了一位住在横滨杉田的实业家,名叫西幸太郎,是经营九州碳矿的。日置先生跟我说,西幸太郎很强悍,住在他那里,即使玺光尊来了,他也会替我们赶走他们的。所以我们就住进了西幸太郎先生的家里,住在同一个院子的旁边一栋房子里。
杉田的家里经常召开宴会,十分热闹。宴会之后,经常是打麻将,或是下棋。战前曾担任过大臣的青木一男先生、日本棋院副总裁大仓喜七郎先生也经常来,一起下棋。大家都为我能离开玺光尊、重新回到棋界而感到高兴。

吴清源自传:结婚和信仰(附书法作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