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兜艺社 首页 围棋学习网 围棋人物 吴清源 查看内容

吴清源自传:新布局的研究(附带先生书法作品)

吴清源自传:新布局的研究(附带先生书法作品) 吴清源先生书法作品:上善若水说说在“皇帝”跟前下的对局吧。在宫内府连续三天,我和木谷先生每天下棋一小时。溥仪穿着很华丽的装束,在我们下棋的三天里,每次都站 ...


吴清源自传:新布局的研究(附带先生书法作品)

吴清源先生书法作品:上善若水


吴清源先生书法作品:上善若水


说说在“皇帝”跟前下的对局吧。在宫内府连续三天,我和木谷先生每天下棋一小时。溥仪穿着很华丽的装束,在我们下棋的三天里,每次都站在后面观战。但究竟溥仪是怎 样的水平,倒是不了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溥仪手拿笔记本,十分热心地观战。
 
三三·星·天元
 
我比较讨厌下“定式”,所以到了日本之后,就一直下星、三三。从这一点讲,我从到了日本开始就一直在下新布局。濑越老师其实是不喜欢那样的棋的,但是因为我下新布局的胜率特别高,所以也没法说什么。昭和初期掀起的“围棋热潮”其实也是“新布局”的热潮。 三三·星·天元 在新布局盛行的1933年10月,我和本因坊秀哉名人的对局,着实让棋界和棋迷吃了一惊。 《读卖新闻》社主办了由五段以上棋手参加的淘汰制“日本围棋锦标赛”,最后的冠军将和本因坊秀哉名人对局。因为那年名人正好是60岁,所以将此作为名人的花甲纪念对局。我当时是19岁。在半决赛中,我战胜了木谷实先生,决赛中我又战胜了师兄桥本宇太郎五段,获得了冠军。 据说,《读卖新闻》社的社长正力松太郎,在我获得冠军后,竟然握着桥本的手对他说:“真是输得太好了。”这种“感谢”方法是很怪的。其实,《读卖新闻》社特别想让继承了本因坊传统的名人接受我的新布局的挑战,他们期待着这种新旧对抗能引起社会的广泛注意。 在日本桥的旅馆里,开始了这局棋。拿黑棋的我第一手是下在了三三。江户初期的本因坊道策把三三称为“鬼门”,是禁着。在本因坊一门,当时还有那样的传统。 如果下了禁着的话,是要被逐出师门的。因此,谁都害怕,不敢下。但尽管棋圣道策的棋很高,可他不说明三三不能下的原因,就要将弟子逐出本因坊门,也是很奇怪的规定。和名人的对局,我的第一手就向传统发起了挑战。 第二手我下的是“星”。第三手是“天元”。前三手的性质都是各不相同的,将它们放在一起下的这个奇怪的布局着实让名人吃了一惊。 现在下星位是很流行的。如果是白棋,下两个星位是很普通的布局。星位在本因坊秀甫时代时有人下过。棋圣秀策在晚年也曾下过。 “三三·星·天元”之后,我又占据了包含天元在内的四个星,形成了一个正方形的模样。这也是我研究的一个新布局。这样的布局和先前的常识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在隔壁观战的本因坊弟子之间引起了很大的冲击。这完全和本因坊一门所教的布局背道而驰。 当然,棋迷们也十分震惊,影响很大。这样的对局使得《读卖新闻》的销量直线上升,正力社长一定很高兴吧。
 
打挂
 
三三·星·天元的新布局让本因坊秀哉名人大吃了一惊。
“打挂”就是中断比赛。这盘棋打挂了13次,在第14次重开比赛后,终于结束了。秀哉名人一到困难的局面,就开始说头疼等等,然后马上就宣布打挂了。有一次,我下了一步预先想好的棋,结果名人长考了3个半小时后,最终还是没有下子就回家去了。一定是我下的那手棋不在他的预想之内。
1933年10月16日开始的比赛,不断的中断之后,结束时已经是第二年1934年的1月29日了。一局棋居然下了3个半月。从中大家也能明白那局棋的不同寻常了吧。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日本社会的不可思议。输给名人对我来说也是很正常的,对于这盘棋我是想尽力下好而已。
棋局直到159手,都是秀哉名人苦战,名人的形势不乐观。但160手下出了一个妙手,至252手结束,最后名人2目胜。
可这第160手的妙手事后也引发了不少问题。这局棋本来就引起了社会上的极大关注,更何况局面又是执黑的我优势,所以对本因坊一门来说,这是豁出命的决战。据说,名人的弟子都聚集到名人家中,每天都在研究当天的实战棋谱,大家一边讨论,一边考虑对策。这第160手的妙着,后来听说是名人的弟子前田陈尔五段发现的。
实际上,担任日本棋院副总裁的大仓喜七郎先生好像事先就知道这第160手的妙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比赛的前一天,他请木谷先生和我吃饭。在回来的路上,大仓先生很无意地问了一句:“名人如果下在那儿怎么办?”
因为大仓先生是业余爱好者,所以当时我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但第二天,名人果然那样下了,我很吃惊。那手棋的确十分妙,几乎已经要将黑棋击溃了,所以我长考了一小时左右,好不容易使得局势没有崩溃。不管怎么样,这局棋是在一种很异样的气氛中进行的。
 
和名人对局之后
 
和名人本因坊秀哉的对局,结果以名人的胜利而告终,但也遗留下了几个问题。
一是决定名人胜利的第160手的妙手据说是他的弟子发现的,大家都在说着这样的传闻。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封手”问题就自然地被提了出来。封手是指在比赛打挂或者中断的时候,对局者事先将下一手写下来,然后封起来。
战前,每次打挂的时候,将弟子们召集起来一起研究对策是很经常的事情。但这有失公平。
这局世人瞩目的棋局结束之后,好朋友木谷实五段请我去银座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吃饭。木谷先生是那种话语不多的人,他是想以此方式来安慰我吧。过了4年,秀哉名人的引退棋是和木谷先生下的。那时,木谷先生就强烈要求采用“封手”制度,结果终于得以实现。
濑越老师也觉得名人的做法太过分了,对我输掉这盘棋也很不高兴。虽然输了棋,但我自己却没有感到悲伤。我认为,比起这盘棋来说,这期间的段位赛更为重要。
秀哉名人也意外地对我很满意的样子,好像想让我成为他的朋友。他甚至邀请我一个人去了他的新家。
但是直到战后,还因为这盘棋引起了一些摩擦。1948年在我和岩本薰本因坊下“升降十番棋”的前一天晚上的记者招待会上,濑越先生在事先声明说只是内部说说而已,不能登在报纸上之后,就对新闻记者讲了当年第160手的故事,他说:“第160手是名人的弟子前田陈尔发现的。”
尽管说好是内部说说的事,但最后还是登在报纸上了。为此,引起了本因坊一门的极度愤慨,他们表示“那绝对是毫无根据的事情”,并为此向濑越老师声讨。当时,濑越老师是日本棋院的理事长,因为这次事件最后,濑越老师不得不辞去了理事长的职务。不过,濑越老师辞职的真相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围棋友好访问团
 
作为“日满华围棋友好访问团”的一员,我于1934年回中国的各地转了一圈。溥仪就是这一年即位伪“满洲国”皇帝的。
在日本棋院和《东京日日新闻》(现在的《每日新闻》)社等共同组成的团里,还有棋手木谷实先生、日本棋院机关杂志的安永一总编辑等等。我们先从横滨到长崎,然后乘“上海丸”号的轮船到达上海。我们在上海待了大约两周,是张澹如先生招待的我们。张澹如先生和英国方面很熟,是一位大富翁,他的棋也很厉害。
北京、青岛等中国各地的围棋代表都来到上海,下友好比赛。在那些棋手中间,有我去日本前关照过我的顾水如先生和刘昌华先生。在中国期间,我一直担任友好团的翻译工作。
令人惊讶的是,“三连星”等新布局已经传到了中国,中国棋手都在模仿着下。我这次是去日本之后的第一次回国,相隔了6年,重新踏上中国的土地,真是分外亲切。
在中国的时候,我穿上了西服。因为在日本总是穿着和服,即使比赛的时候穿的也是日本那种和服裙,所以,我连领带如何系也不知道。木谷先生也是第一次穿西服。
大家穿着西服,一起出去玩。去了舞厅。木谷先生推着舞伴,舞姿也不成形,而安永先生更是倒在了舞厅的中央……记得还去看了赛狗————那是一段愉快的回忆。
沿途去了青岛。在入港的时候,从船上看见德式的街景,很漂亮。青岛还是个避暑胜地,夏天很凉快。下一个目的地是满洲。
伪“满洲国”的第一任国务总理由我的同乡郑孝胥先生担任。他是清朝的遗臣,是汉学家、画家,同时还是溥仪的老师。我受到郑先生的招待,有机会和他说了几句话。我记得先生对我说:“任何事物都是自然的。”对这句话我很有感触,一直记在心上。我觉得这其实就是《易经》中所说的阴阳的中和。
 
伪“满洲国”皇帝
 
1934年去中国的时候,有机会在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的面前下了一盘棋。溥仪是清朝末代的“宣统帝”。1932年日本建立伪“满洲国”,1934年溥仪当上了伪“满洲国”皇帝,改名“康德帝”。
说说在“皇帝”跟前下的对局吧。在宫内府连续三天,我和木谷先生每天下棋一小时。溥仪穿着很华丽的装束,在我们下棋的三天里,每次都站在后面观战。但究竟溥仪是怎样的水平,倒是不了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溥仪手拿笔记本,十分热心地观战。
下完棋,大家在园子里喝茶。我因为会说北京话,所以溥仪很轻松地与我说话,问我在日本的成绩等情况。忽然,溥仪十分唐突地命令他身边的侍医与我下棋,让五子。溥仪又向我提出了一个十分苛刻的要求,说是要“把对手的子全部吃掉”。为了不让我全部吃掉,对手下得十分牢固小心。“吃掉对方全部”那是根本做不到的。
溥仪是很热心的佛教徒,他甚至拿出自己的私有钱财建造了寺庙。后来我也成为了红会的信徒。在告别溥仪的时候,我送上了两本《新布局法》的书,溥仪十分高兴。
我和溥仪的外甥在天津还下过棋。他的名字叫溥仲义。因为他是皇家老爷,所以我以为他的棋很差。让他二子下,却意外地发现他的棋力不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次在中国大约有两个月左右。木谷先生每天都能收到夫人的“情书”,木谷只给我一个人看。总是差不多的内容,但独身的我却是羡慕异常。
回日本时要经过韩国。进入韩国的时候,所带物品都要受到检查,为此大家都下了火车。木谷先生为夫人买的中国特产是钻石,为此却受到了盘问,连我们一起都牵连了进去。我们被关了一晚上——可以说是一场意外的闹剧。


吴清源自传:新布局的研究(附带先生书法作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