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梁宾宾:以“爱”取胜的墨西哥老片(第三届冰心散文奖)

梁宾宾:以“爱”取胜的墨西哥老片(第三届冰心散文奖)以“爱”取胜的墨西哥老片梁宾宾 我们知道墨西哥是个文明古国。它的地理位置为北美洲,属拉丁文化;玛雅文化、托尔特克文化和阿兹台克文化均为墨西哥印第安人 ...
梁宾宾:以“爱”取胜的墨西哥老片(第三届冰心散文奖)


以“爱”取胜的墨西哥老片
梁宾宾

     我们知道墨西哥是个文明古国。它的地理位置为北美洲,属拉丁文化;玛雅文化、托尔特克文化和阿兹台克文化均为墨西哥印第安人所创造。同时,浪迹于墨西哥的吉普赛民族勤劳热情、能歌善舞,行踪飘忽的流浪生活和占卜算命的传统巫术,也为墨西哥蒙上了一层神秘浪漫的色彩。
    七十年代初,中国文化正处于单调、封闭的落寞阶段,我们的青春、爱情、欲望、娱乐似乎也变得麻木不仁。这一时期,陆续由国外进口的故事片触动了国人麻木已久的神经,其中的两部墨西哥影片《叶塞尼娅》和《冷酷的心》使我们大开眼界。在当时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一切都由国家分派、包办,看电影也不例外,无论市里上映国产片还是译制片,各单位包场必看。国家把组织人们看电影列为职工福利之一,不分年龄与职位,每个职工都能享受到几毛钱一张的电影票待遇。
这两部墨西哥电影其共同的主题思想是宣扬真善美,强调人性与道德的力量。就故事本身而言,不带有任何政治色彩和盈利目的,它既不像朝鲜影片有着较重的政治腔调;也不像阿尔巴尼亚和罗马尼亚电影具有浓烈的火药气味。吉普赛人洒脱不羁、不拘小节、忠贞、张扬的性格特点,以及影片浪漫的情调、明艳的色彩吸引着人们不止一次地走进电影院。那碧蓝的大海、沙细滩平的海岸、茂密的椰林、清澈的流水,还有豪华的庄园、考究的陈设、华丽的服饰,以及难得一见的大草帽、拖地彩裙、poncho……挥舞着异邦风情,荡涤着国人的眼睛。
依我看,影片《叶塞尼娅》更像一部戏剧,其中充满了戏剧化的冲突与转折。它讲述的是十九世纪中期南美小国的一个风流故事:一贵族小姐未婚先孕生下了一个女婴。贵族老爷怕因此败坏了家庭名誉而将女婴送给了一吉普赛族女人抚养,并取名叶塞尼娅。她在部落伙伴的友爱和靠卖艺赚钱糊口的磨砺中长大成人,二十多年后,她已经是一位漂亮、带有几分野性的“吉普赛”姑娘了。不久,她恋爱了,爱上了华南士军队的上尉军官奥斯瓦尔多。一次偶然的机会,叶塞尼娅认识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路易莎,不幸的是,这个患有严重心脏病、性情柔顺的姑娘也爱上了奥斯瓦尔多。命运的安排折磨着这三个善良的人,最终路易莎决定退出,成全了姐姐的幸福。
这就是《叶塞尼娅》大致的情节。
影片以朴素、舒展的姿态讲述了一个浪漫、曲折的爱情故事。叶塞尼娅忠诚、倔强,个性十足。她美丽的外表为当时中国的年轻观众津津乐道。她被亚热带阳光造就的棕色皮肤,那富于表情、鹅卵形的脸,高高的鼻子,披肩的黑色卷发,直视人心、从不躲避邪恶的大眼睛,还有影片中欢快、奔放的舞曲,都散发着张扬的魅力。这对一直处于封闭状态、难以了解自己也无从获取外来经验的中国人来说,真是太神奇了。然而,中国百姓由于多年养成的政治习惯,依旧以自己的经验审视着这姗姗来迟的异邦风情。
毋庸置疑,那时候我们从影片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包括适时的使用文明用语,像“谢谢!对不起!”哪怕跟自己最亲密的人也毫不吝惜,它给了人一种亲近感。
我们还看到,“忠贞不二”是吉普赛人对爱情的态度:“除非世界上有那么一天,小麦、面包、酒和盐都不存在了,爱情才会终止。”这样的誓约只有在那个时代才会产生出咄咄逼人的力量,所以我怀疑,当今的年轻人还会用如此沉重的语言盟誓吗?
影片中那些经典台词听来美极了,它们一点儿也不比举世闻名的热带风光逊色。因而它们也顺理成章地成为被反复模仿的典范。对白设计得极其精妙,多一句嫌多,少一句又嫌少。只有这么表达才对,才是恰如其分的:
“当兵的!你不等我了?你不守信用。”
“我已经等了你三天了。”
“我没跟你说我要来。你现在去哪儿?”
“我想去你们那儿,去找你,非让你……”
“怎么?哦,瞧你呀,你要是这么板着脸去,连怀抱的孩子也会吓跑的。”
“你就喜欢捉弄人是不是?我可是不喜欢让人家取笑我。我现在要教训教训你……”
“我教训教训你,倒霉蛋儿!你以为对吉普赛人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那就错了!我不想再看见你了,听见了吗?怎么,他流血了!你这是活该!怪谁呢?你死了?你这家伙别这样,求求你把眼睛睁开。你要是死了,我就得去坐牢的。”
“哦,你想杀死我吗?”
“是的,是你逼得我。”
“你就这么讨厌我亲你?”
“只有两厢情愿才是愉快的。如果强迫,只能让人厌恶。”
“好吧,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可这还是你的错,你没发现自己长得很美吗?这能怪我吗?”
“你要是再来亲我的话,我马上就砸碎你的脑袋。我们吉普赛人说了算!”
“不,我只想看看你的眼睛。”
“我不是来看你眼睛的。你别胡思乱想!”
“你的手真重。”
“…… ”
“可我心里的创伤比头上的伤还重。没想到我会这么喜欢你,我不像你那么会算命,可我觉得我配的上你。我爱你,吉普赛人。”
……
    刚刚步入青春期的我经历了一次心灵的震慑。当那热吻的场面突如其来地映入眼帘时,我的心随之突突地狂跳,手心也沁出了热汗,仅仅六秒钟时间,却仿佛格外漫长。我的眼睛不知道该继续看银幕还是看别处,好像周围的人都在暗中窥视我,而我正干着一桩不可告人的勾当。当时我无法知道,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人生体验,是何等神圣的情感表达方式。
那少有的浪漫场面,唤起了我们这些涉世不深的少年对美好事物向往与追求的朦胧意识。拥抱接吻的镜头让人触目惊心,缠绵抒情的乐曲令人毛骨悚然;现实生活中那些无法实现的对生活的理解和表达,从此便寄托于由电影所赋予的想象中,年轻人的感官和心灵同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看!她们把头发做得多漂亮呀。”
“看他们的军官,还有那战马!人高马大,真是帅极了!”
那时候“帅”是最时髦的比喻。
    打那以后,中国的姑娘们开始喜欢高个头的男人,像仙鹤一样的两条长腿,风度翩翩。她们先是嘴里喊着“当兵的!你不等我了?你不守信用。”随后就投入了当兵人的怀抱——高个头的,并且是上尉军衔。
难以想象,这就是一部电影的魅力!
接着,上海电影译制厂译制出品的墨西哥又一故事片《冷酷的心》在中国上映。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末的波多黎各,纯洁、貌美的莫妮卡爱上了就要与姐姐结婚的雷纳托律师,因而她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感情躲进了修道院里。姐姐阿依曼是个轻佻、放荡的女子,偶然中她与“走私犯”胡安相识,并鬼混在一起。在她和雷纳托的婚礼上,阿依曼为了逃脱罪责,对雷纳托谎称莫妮卡是胡安的情人,胡安将计就计对其实施报复,他当即宣布与莫妮卡结婚。
由于精神受到刺激,加上淋雨,旅途中莫妮卡患上了支气管肺炎,胡安立即将她送到牙买加进行医治,经过胡安的照料,莫妮卡死里逃生恢复了健康。在与胡安相处的过程中,她看到了胡安的慷慨和善良,逐渐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
影片借鉴了好莱坞警匪片的人物模式,塑造了“魔鬼胡安”这个具有双重性格的主人公形象。他由墨西哥著名影星胡里奥· 阿莱曼扮演。
《冷酷的心》的节奏要比《叶塞尼娅》慢半拍,随着情节的递进向观众揭示出了人物的本质:看起来玩世不恭的“走私犯”是一个从奴隶制的枷锁下解救儿童、把自己的土地平分给渔民、抢救同父异母兄弟性命、悉心照料生病妻子的善良硬汉。而那个道貌岸然的庄园主,胡安的异母兄弟雷纳托倒是一个压榨、勒索奴隶,虚伪、势利的小人。
这个故事要告诉人们得是:“恨是不能带来任何好处的。”一个人应该勇敢、善良、宽容,和富于自我牺牲的精神。
除此之外,由译制而来简练、风趣的语言表达方式,玩世不恭的调侃与义正词严的对话模式也感染着当时的观众,对这种陌生的语言结构,无论观众是欣赏、嘲笑,还是认可、轻蔑,都已成为一个时代的反映。
“谁允许你来这儿的?”
“你以为你漂亮,这儿的一切就是你的?”
“你像是命令我。”
“是个命令。”
……
“少啰嗦,阿依曼在哪?”
“我没必要告诉你。”
“你别那么傲慢。”
“你真无耻!”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真没想到修女还那么富于女性美。你为什么那么漂亮?”
“我马上叫个佣人来,把你从这儿赶出去!”
“不不不,求求你!你可别吓唬我……”
如今,重新拉开《冷酷的心》的序幕,呈现在眼前的还是那一望无际的大海,一艘与风浪搏斗的孤船和把握着航向的船长——“走私犯、魔鬼”胡安。
不错,由这个海岸低地热带雨林中飘来的神秘气息,和茂密的松林、金黄的玉米地、果实累累的芒果树、郁郁葱葱的甘蔗园所抒发出的旧情,照样令人向往,依然显得有情有义。
而时间的流逝却是无情的,掐指算来,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墨西哥常驻人口已经达到1.1亿,仅首都墨西哥城就高达3000万人口,善良的民族理所当然地会日益强壮起来。
当我们匆匆走过三十年的时光后,不知道饰演妹妹莫妮卡的演员安赫丽卡· 玛丽娅是不是美艳如初,她可是当年女孩子们效仿的偶像,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东方女性的神韵:温柔、真诚、漂亮。我曾经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当我们匆匆走过三十年的时光后,却很少再有机会像当年那样,享受到单位组织观看一部译制影片的待遇了。没有了这样的待遇,生活的选择更加自由和宽广,而身处于开放后的中国,再看这两部故事片的时候,会觉得,它带给我们的启示和教义要比当年更具现实意义。当年我们艺术目光的聚焦点不在人性上,而过分渲染高大全,这结果势必导致假大空,使人们盲目的慷慨激扬,而忽视,甚至抵制人类最根本的属性、道德规范和人文立场。然而那异样的表达恰好迎合了中国百姓向善的本能和压抑已久的情感,它为日后中国的文化回归乍泻出一缕春光。
    有评论说,《叶塞尼娅》是完全按照情节剧的模式打造出的商业影片。路易莎的退出,叶塞尼娅与奥斯瓦尔多终归于和的结局,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墨西哥的社会矛盾和吉普赛人的悲惨境遇。十多年后,中国再次购买了《叶塞尼娅》影片的版权,电影放映时我们看到,观众的热情不减当年。
    今天,国人思想和大众目光虽已从旧日的故事中转移开来,思维方式也变得开阔,对艺术欣赏的选择更加自由,谁也不会只停留在昔日的记忆中咀嚼陈年的味道,尽管那是精华,但记忆是不会被时间完全磨灭的,它如实地坚守着那份信仰,传递着爱的“声音”。
   “传递”这声音的还有李梓、乔榛、刘广宁、尚华、童自荣等一批老艺术家,他们的声音是很难用简单、俗套的字眼去形容概括的,因为,那不仅是配制电影的声音,还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
    在这里不能不提到的还有那悠扬、抒情的电影主题曲《叶塞尼娅》,它贯穿于电影的始终,三十多年来一直立于不败之地,已经成为世界音乐舞台上的常选曲目之一。
    当本文将要收尾的时候,我耳边响起了一首墨西哥民歌,歌中唱道:
    在那棕榈树丛旁,我遇见了一位姑娘,粉红小嘴像珊瑚,一双眼睛比星星明亮。当她走过我身旁,我问姑娘家在何方,姑娘含着眼泪回答,她家就在棕榈树丛旁。我是个孤儿,从小就失去爹娘,也没有朋友,没有人和我来往。愿你常来看望我,我就住在棕榈旁,就像大海上的波浪,孤单寂寞多凄凉。
    歌曲让我想到了路易莎那张可爱的娃娃脸,纯洁、明媚、善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