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谢望新:与数字“3”链接的命运(第三届冰心散文奖)

谢望新:与数字“3”链接的命运(第三届冰心散文奖)与数字“3”链接的命运谢望新进入黄昏之年,回望走过的人生,无论过程有怎样的杂陈纷乱,都一目了然了。忽然有一日,天机泄露,发现自身的命运,竟与数字“3”链 ...
谢望新:与数字“3”链接的命运(第三届冰心散文奖)

与数字“3”链接的命运


与数字“3”链接的命运
谢望新

进入黄昏之年,回望走过的人生,无论过程有怎样的杂陈纷乱,都一目了然了。

忽然有一日,天机泄露,发现自身的命运,竟与数字“3”链接,不禁愕然,惶然,欣然。

生与死,是人生第一道永恒的话题。

守护生命,首先是守住自然生命。肉体消失了,只有极少数伟人、名人、英雄与他们的思想、精神、灵魂的

财富永存。
我的自然生命,有三次差点被剥夺:五岁时,在母亲的故乡水塘边几乎溺毙;1987年8月13日11时25分,在五台山佛母洞山崖脊背遭车祸险些身亡;1988年农历七月初七20时45分左右,生肖属鸡的我,在广东省斗门县磨刀门挨了“一刀”,失足掉进了大海,差点丧命。

民间千百年流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能吗?可预期吗?

死亡,天地神人都无法预测与决定它的时间。对无数人而言,只祈求平静安然地终结就好,千万不要折腾,那样痛苦,那般难看。何况,还有死得重于泰山与轻于鸿毛之分呢。

命运指向,是人生又一道永恒的主题。

每一个人,自有其命运的逻辑线索、走向与归宿。只是,无论顺境抑或逆境,有的,你顺应了,有的,你改变了它,有的,你无法抗拒。

人世间,受命运福佑者三生有幸。不少人,或是与好运、好机遇擦肩而过,或是被邪恶的强权强势所践踏,成为命运的奴隶!反右、“文革”就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类的极端历史行为。搁置、埋没、扼杀人才,那是一个时代、一个社会不可饶恕的过错。

我及我的亲人,曾三次试图主宰个体命运的选择及改观:上世纪60年代初,叔父突然决定送我当兵,异想天开要改变家庭家族贫弱的地位,首轮体检就因体重不足斤两迅速出局;高中毕业前夕,与一位同学擅自作出不报考大学的决定,准备返回故乡从教同时一边写作,结果被祖母的权威干预作罢;上世纪90年代末突如其来的人生重大变故后,曾考虑辞职,到社会打工,做自由撰稿人,终因担心无法养活自己,也是对家庭的不负责而放弃。

自然生命之外,还有一个政治生命!

我曾接受三次入党发展对象的裁决,结论:第一次,有上进心,但离一个党员要求还有较大差距;第二次,进步不小,但还要继续接受组织考验;第三次,一只脚进了党的大门,另一只脚还停留在党的大门之外。

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写入党申请书,经过18年的努力与坚持,终于走进无产阶级先锋队,成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光荣的一员。做公家人,是今生今世不变的约定。套用一句时尚话:“没说的。”

在中国现行体制与国情下,政治生命也往往与从政联系一起。所谓仕途之路,也曾遭受三次挫折:高中二年级当学生班长(戏称“学生官”吧),因与班主任在理解与借鉴鲁迅问题上的分歧,导致不能连任;上世纪80年代中期,拟出任一家出版机构高一个级别角色,又因匿名“告状”中止;“突发事件”降临,几乎演变成颠覆性灾难。

命运行进中即使委屈,即使不顺,甚至“滑铁卢”式的重创,无需哀叹命运的不公,也不要艾怨,以至仇视报复,更不可诅咒。冤冤相报,以“暴”制“暴”,何时了结?如果是自己的错和失误,理当自省。人生不可以勉强更不允许强求自己。要学会认命,更要懂得感恩。对于所有曾经给予帮助,尤其是磨难时期鼎力相助的人,我永远怀着虔诚的敬意与感恩之心。

我命运中的三次重大转机都有贵人相帮,而每一回又都是三人“团队”组成:第一个团队是三个军人(包括有军人背景)的恩人,选拔我进了省级党报,留在了大城市机关,力荐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二个团队是三位高层与较高层的领导人,由于他们的赏识、器重与力主,正儿八经当了一回传媒官员,成就了一种事业。其中的一位后来因病不幸离世,我一直深情怀念着他。有时,会在梦里飞升天堂寻找,相会,倾诉;第三个团队是三位同属一个生肖的小人物,他们给了救赎般的温暖。

这里,要特别提到一个人,即香港凤凰台总裁刘长乐先生。遭逢人生重大变故不久,他曾考虑接纳我进凤凰台工作,虽终未成功,但我一生都谢谢他这一份恩典。我对朋友说过:刘总裁是佛相,他有一颗菩萨心。他的麾下人才济济啊!

其实,权力生涯在自然法则、年龄秩序面前,最终也将变得脆弱。日落让位于日出,年轻的,生气的,总是有希望的。

情感生命,包括亲情、爱情、友情,而其中爱情,则是人生最丰富最富幻想最浪漫也可能是最苦涩最痛楚最易受伤害的另一个永恒主题。

我曾在一篇散文中这样评价自己:人类的许多特质、美质,于我,都是迟慧的。惟有感情,于我,却是早慧的。

青春发育期年少的我,曾有过对三位异性的朦胧情愫(准确地说应该是心理上的喜欢):小学时代的一位生动女孩;中学时代的一位含蓄女孩;大学时代的一位明朗女孩。

她们都是某个审美层面上的美丽女孩。也许,她们一生中都不曾有这种感觉上的反馈。但于我,她们仍然是生命中不会缺席的一个美好记忆,一个跳动的音符。青春岁月雕刻的青春偶像,不因时光流逝在剥蚀。

我还有三个母亲:生身母亲,这是一生都要珍藏的名字;继母,这是一个要强迫自己遗忘终也抹不掉的名字;外祖母(我过继后为祖母),这是一个比母亲还要母亲的全部完美意义上的母亲。现在,只有跪拜在她的坟头,我的心才会宁静些。

至于说到高贵的爱情,尤其是对一些人而言敏感的感情规范问题,也许只有上天才能公决,个人良知才可以对问了。

事业追求,事业生命,是人生再一个永恒的主题。

世间绝大多数人,都是平凡人,在平凡岗位上做出业绩,同样有快感甚至成就感。伟人、名人、英雄是人类的精英。他们对事业生命的光华,有一种执著忘我的追索。我自己,只能说是一个勤勉努力珍惜时间的人。写作上哪怕有天才的亮光一闪也好呀,可惜上天没有恩宠我。

由文学起点,中经影视见证,再回归文学,也是一个与“3”的相连。

文体的驾驭,主要是三项:文学评论,散文,刚出发的长篇小说写作。

没有在同一条江,同一条河,同一个海,同一座高原,跋涉过三次。惟有五台山,登临三次:第一次是对佛教圣地的朝拜,第二次是应邀采风写作,第三次是从车祸鬼门关生还“还愿”再来。

人生难料,岁月无常!还会有多少个“3”,这可爱又神秘又悲怆的“数字”!又还要活多少年,还能活多少年,还想活多少年?

入粤逾四十年,是个“老广”了。“老广”中意“3”这个数字,说它与“生”谐音,“生猛”即是活力、创造与再生。

即将褪去所有身份的符号,大概只余下一个作家头衔,不奢望有晚晴的光焰,写作总还是要坚持的吧。当然,是为祖国和人类的进步继续写作。

一生中,我最敬佩两个作家:代表“俄罗斯的良心”的前苏联伟大作家索尔仁尼琴,中国古典情感型伟大作家曹雪芹。

每日清晨,我点燃由“3”结构的一炷香,祝福与数字“3”链接的命运,它最后的乐章与旋律:是加法———健康快乐向上,而不是减法———病痛苦难沉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